统一战线

王旭东: 健全医疗保险体制改善医患关系

王旭东: 健全医疗保险体制改善医患关系


 “要改善医患关系,就应该建立一种社会和市场调节的机制,用不生病的人的钱去给生病的人治病,要把社会的保险体系健全起来”,针对如何解决目前存在各种医患矛盾,王旭东直言“有话要说”。

 王旭东认为,医患纠纷涉及到的因素很多,主要的原因与经济社会中的经济利益有关。“经济的背后就是利益,医院也要追求利益,这就造成许多不妥当行为,比如过度的检查、开大处方或者要红包,这就造成了老百姓的负担增加,更重要的是,它还造成了对立的情绪。病人到医院看病时就会想‘会不会宰我’?做任何一种医疗检查都会他都会有这种想法,思想上的隔阂在这里,如果病情得不到缓解,又损失了大笔的钱,一种恶劣的情绪就爆发。”

 “第二个原因就是社会也夸大了医院的不良之风。比如说送红包,别人都送了,我不送怕医生对我不好。”王旭东表示,病人的这种担忧根本就不需要。“没有哪一个医生冒着自己的业务或学术生命去乱搞,最多是有的医生对病人有意见而已,不可能在医疗上胡作非为。”

 要改善医患关系,王旭东建议加强自律和他律,加强医生的道德建设、制度和法律的制约。“作为一名医生就要把病人作为父母,无论贫富,无论美丑,都要一视同仁,抛开一切利益和思想顾虑,要不顾一切的救治病人。”对医院来说,王旭东认为要改变现有的医疗体制。“政府的财力有限,靠政府来补贴所有医院,是万万做不到的。”

 “这个体制不能光靠政府来解决,政府只能制定政策和法规,并监督施行,另外做好公共卫生的保障以及特殊困难群体的救助和保障。”王旭东认为,还应该建立一种社会和市场调节的机制,用不生病的人的钱去给生病的人治病。“保险体系要健全起来,强制保险、商业保险、公共保险、多种保险并行,而且要采取强制的方式,现有的广覆盖、低水平的保障在某些程度上还是要有些改动。”

 有了健全的保险体系,如何来制约医院和医生的不良行为?王旭东认为,有了健全的保险体系后,自然就可以通过保险公司来制约。“保险是商业行为,医院如果乱开药乱治疗,保险公司的利益就要受损,对医院的治疗方案一定会提出质疑。医院若总是这么干,就不保这个险了,以后你的病人就不给报账。这样医院就没饭吃了。比如在欧洲的医院最怕的就是保险公司,如果病人花钱多了,就让医院写出报告说明理由。我们现在是通过行政命令来限制一个病人不准超过多少钱,这个是不对的。”

 “医院赚钱不赚钱一定要老百姓说了算,保险总额限制应该由市场解决。”王旭东说,这个机制一旦解决,医院就一定会把病人奉若神灵、视若父母。他认为,体制扭转以后,医疗环境也会变好。